Molly

【厂荡】【校园au】倒带(中)

歌雪w:

深夜有灵感了就更了一堆xxx






 一个关于消失的脑洞注意xx信息量巨大注意xx


 


 ==================================


>>


 


  童扬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


  他就像被一二三木头人之类的魔法定住了一般,眼神直视着明凯回家的方向,唇微微张开。


  太阳早就在时间的流逝中悄悄躲到了地平线以下。


  归途的白领提着公文包一脸漠然地擦身而过,在楼下玩了一个下午的孩子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拉起伙伴的手,连跑带跳地离开。


  有个人骑着自行车,眼神呆滞地直视着前方,他朝童扬的方向起了过来。


  那个眼神分明是看向了童扬的方向,却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到。


  无比空洞。


  童扬仍呆滞在原地,那辆自行车仍车速不减。


  三米,两米,一米。


  自行车就这样不偏不倚地撞上了童扬的身体。


  那一瞬间,骑车人连着车一起穿透过他的身体。


  什么都没发生过,自行车连头都没有歪。


  童扬看着那个骑车人的背影,眼眶胀胀的。


  内心深处最脆弱的地方再次被人用刀狠狠地扎了下去。


  


  所以我现在,想死也死不了了是吗?


  太他妈可笑了。


  这个世界明明就在自己眼中,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全都存在着。


  可是拥有这些也没用了。


  无论怎么撕破喉咙拼命呼喊也不会有人听到。


  没有人看得见你,没有人能帮到你,没有人记得你的存在。


  像个置身事外的观测者。


  永远不会得救。


 


 


 


<<


 


  “翠花翠花~该睡觉啦。”李炫君刚刷完牙从厕所出来就被曾湛然缠住了。


  “不要,我想听你讲鬼故事。”


  “什么毛病……”李炫君推了推眼镜,和曾湛然推搡着走到了自己的床边。


  “炫君你怎么了?”上铺翘着脚打游戏机的赵志铭突然探个头出来,“以前天天主动给翠花讲鬼故事,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不讲了不讲了,以后都不讲了。”李炫君摆了摆手,不耐烦地一屁股坐床上。


  曾湛然马上就蹭到李炫君身边,挨着他坐下。


  “嗨我去,你回你床上啊。”


  “为什么不讲了?”曾湛然和赵志铭几乎同时提问。


   太不可思议了,今晚的李炫君竟然这么反常,平日里求着大家听他讲故事的那个李炫君,那个对怪谈有着狂热爱好的李炫君。


  居然说以后都不讲鬼故事了?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李炫君一脸疲惫,双手放在身后撑着床垫,眼神有些涣散地看向窗外。


  “就是觉得很累,讲起来没意思了。”


  “有意思啊!我一直觉得很有意思!”曾湛然扯着李炫君睡衣的衣角,一脸着急。


  “谢谢我的忠实听众。”李炫君摸了摸曾湛然的头,向后一倒,躺在了床上,“人嘛……都会长大,总有一天也会觉得这些无聊。”


  太过耿直的借口。


  曾湛然看到李炫君心事重重的样子,硬是忍住了想要追问下去的冲动。


  “翠花儿别闹了啊,回你床上去。”李炫君翻了个身伸手拿了床头桌上的手机。


  曾湛然回自己床上之后,李炫君给明凯发了条消息。


  ——日月队霸,我以后不会再讲鬼故事了……你说得对,那些东西太过扭曲荒诞……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把杀手锏搬出来之后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我胆子可能也没有想象中的大吧……


 


 


>>


 


  童扬跟着一个住户走进了明凯家住的单元楼。


  无论自己处于多么糟糕的情境中,“生活”总还是要继续的。


  现在这个世界,没有童扬的存在。


  这倒是让他有些好奇。


  没有我存在的世界,明凯又是怎样的呢?


  于是抱着好奇的心态,童扬来到了明凯家的大门前。


  当然他不可能打开门。


  目前的情况是,童扬没办法影响这个世界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一片摇摇欲坠的树叶,他也不能把它摘下来或者吹下来。


  但是只要没有障碍物,童扬就能像消失前一样自然地通过。


  窗子会不会没关?


  明凯有个坏习惯,夏天睡觉从不关窗。


  因为高中离家远,明凯是被家里人安排到学校附近单独租了个房子。


  为了省水电费,夏天也尽量不开空调。


  童扬也提醒过他好多次,“你家住的楼层低还没装防盗网就不怕小偷吗?”


  后来明凯就养成了睡前关窗的好习惯。


  


  不过现在童扬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那么就从未有人提醒过明凯。


  童扬一边思索一边走到楼道的窗台前。


  果然!


  窗子是开着的,虽然没有大敞,也足够人通过了。


  房间的窗台和楼道的窗台挨得很近,没有任何犹豫,童扬迅速地钻进了明凯的房间里。


  天已经完全黑了。


  明凯的床头柜上有个电子表,童扬一下就看到了。


  11.30。


  这个点明凯差不多要睡觉了。


  童扬就坐到床边,安静地观察着室内的一切。


  布置和以前一模一样。


  电脑桌旁的电脑椅上还是一如既往地挂满了换洗衣服。


  明凯特别懒,一个人生活也是见缝插针地给自己省事。


  那个电脑椅上就堆了两到三日的换洗衣服,方便自己出门时顺手就能拿到。


  “喀啦。”门把手被人从外面拧动了。


  童扬下意识屏住呼吸。


  明凯穿着带有肥猫图案的T恤,下身穿了条松垮的短裤走了进来。


  这家伙又不好好穿睡衣睡觉。


  他一进房间没有倒头就睡,而是坐到了童扬身边的位置,低头玩了会手机。


  童扬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莫名其妙的心情。


  悲伤中伴有兴奋,绝望中竟然还残存着期待。


  童扬看着明凯的眼睛,拼命想要看清明凯的瞳仁。


  内心还留有一丝希望。


  他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在乎的,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人。


  也是……最有可能感受到我存在的人。


 


  不过这些期待也就是自己白激动一场罢了。


  明凯的瞳孔中根本就没有童扬的模样,他只是专心致志地盯着手机,手指快速地敲击屏幕,在回微信的消息。


  聊天联系人显示的名字是“李炫君”。


  啊,是炫君。


  童扬凑近了一些,想要看清聊天的内容。


  ——日月队霸,我以后不会再讲鬼故事了……你说得对,那些东西太过扭曲荒诞……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把杀手锏搬出来之后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我胆子可能也没有想象中的大吧……


  这是李炫君发来的消息。


  原来在我不存在的世界,李炫君也讲了那个怪谈啊。童扬苦笑着。


  明凯的表情没有太大幅度的变化。


  ——好好好,我们炫君终于长大了【偷笑】【偷笑】【偷笑】


  回完了消息,明凯随手把手机往枕边一扔,整个人上半身往后倒,倒在了床上。


  “嗯~”伸了个懒腰。


  童扬回过头看了明凯两三秒,也学着他的样子向后倒在了床上。


  “啊~今天打球真鸡/巴累。”明凯像个小孩子一样侧过身鼻子贴着被子轻轻蹭。


  童扬也侧向明凯这边,看着明凯半眯着眼睛。


  明凯的睡颜看上去意外的乖巧。


  真是的,和平时一点都不像。


  童扬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摸明凯的头。


  头发间柔软的触感都能感受到。


  但是头发是不会有丝毫动静的。


  “嗯……”明凯眉心一皱,翻了个身子背对着童扬。


  那一刻童扬怔住了,他以为明凯感觉到了什么,才会反射性地别开头。


  巧合吧……童扬看了看明凯的后脑勺,又看了看自己的掌心。


  明凯的床很大,几乎是正方形形状的,横着睡三个人都不成问题。


  童扬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要睡大床了,这家伙根本就是想着横竖都能躺嘛。


  事到如今没想到自己的心态已经变得这么好了。


  对自己而已最重要的人就在身边,咫尺天涯,本该很痛苦。


  但是现在心竟然意外地平静。


  没有一丝难过,反倒还有些舒心。


  好希望这一时刻能成永恒。


  就这样隐身着一直陪在他身边,好像也不错。


 


 


 


  明凯没过多久就睡沉了。


  到处走走打发一下时间吧。童扬环顾四周,房间门关了,他没办法出去。


  看来只能待在房间里了。


  这个房间的布置童扬再熟悉不过了,毕竟前几天他才来帮忙收拾过。


  书桌上的杂物乱七八糟地堆着,明显就是没有收拾过的状态。


  真是的,自己独居有一段时间了还是不会主动收拾。


  童扬强迫症犯了,伸手想去扶正摞得歪歪扭扭的书。


  那本书仿佛如千斤重的石头一般,纹丝不动。


  童扬你清醒点啊。童扬拍了拍脑袋,才回神想起自己现在没办法移动任何东西。


  内心中的失落与怀抱着的一丝希望在冲突着。


  像是赌气一般,童扬没有松手,而是使劲想要挪动那本书。


  用力的手上青筋毕露,可桌上的书还是没有动静。


  没办法了,是吗?


  好累。


  童扬一屁股坐在电脑椅上。


  累的感觉还是存在的,但却又没有一点真实感,反正不会死,“累”对自己而言也不过是种感觉罢了。


  童扬坐在椅子上,眼睛扫视着书桌上的东西。


  前些天喝完了还没扔的柠檬茶包装盒,未拆包装的礼物盒,敞开着躺的横七竖八的草稿本,随处可见的铅笔屑。


  这些东西童扬都有印象。


  但是这个礼物盒……


  这个礼物是童扬送的,他旅游时随手买回来的套娃。


  明凯当时说这种饰品太娘了,一直不肯拿出来,只好连着礼物盒摆在桌上。


  包装都是一模一样的。


  怎么会这样?我已经不存在了啊,这个礼物为什么还在?


  童扬左右打量着礼物盒。


  我记得买的时候店家给了我一张卡片,我在上面写了祝福语和署名。


  卡片的位置应该……


  找到了。


  连卡片贴的位置都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上面是空白的,没有字。


  为什么会这样?


  童扬本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这样的设定,现在看来还有很多未知的事情需要去了解。


  就拿这个礼物盒来说。


  童扬本以为自己消失了,这个礼物也不应该存在。


  可是它真实存在着,除了字迹消失之外,外表看上去与自己送的礼物没有差别。


  突然有些庆幸那张卡片是空白的。


  这样的结果,也算是个好结局吧?


  不是我送的,至少也不是别人。


  呵呵,多么可笑又可怜的占有欲啊。童扬心想。


  


 


  突然,明凯翻了个身,发出的动静声将童扬的思绪打断。


  童扬看向沉睡着的明凯,有意思的是,他翻了几个身竟然把横躺着的身子睡正了。


  当然,盖在身上的被单也被一脚蹬开了。


  这么糟糕的睡姿要是睡小床还不得经常滚下去啊。


  


 


  童扬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去抓被单想要帮明凯盖好。


  妈的,又犯懵了。童扬的指尖碰到了被单又立马收回来。


  这个家伙,老是这样踢被子也会着凉啊。


  等等。


  昏暗的月光洒在被单上,被单刚才童扬指尖碰到的地方貌似出现了凹陷。


  真的假的?


  砰砰,砰砰……


  心脏狂跳起来。


  童扬用指尖去戳了一下被单。


  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留下凹陷。


  啊……是我看错了吗?


  


 


  过了一会,童扬冷静了下来。


  他坐在床边,手轻抚着明凯的刘海。


 


 


 


  明凯,我不在了是不是没人给你收拾过房间啊,看看这里都乱成什么样了?


  之前还开玩笑说要不是因为我你肯定有女朋友了,这样看来貌似还是没有啊。


  咋回事?


  诶话说,我不在了,和你打篮球配合最好的人是谁呢?


  曾龙?不可能,这家伙经常逃约跑去陪女朋友。


  毛神?他高三备考特别忙,也有一段时间没打篮球了。


  赵志铭就更不可能了,这家伙太会捣乱了,你肯定看不上。


  炫君一般都是和翠花的。


  隔壁班还有几个,不过都是对手,很少配合。


  真是的,想来想去,没了我的话根本就没人能好好配合你啊。


  还记得高一刚开学那个学生组织的级篮球赛,我们彼此还不熟悉,打起球来根本就是一盘散沙。


  你赛前每天放学都打球打到很晚。


  你好胜心这么强。


  训练的强度也很大,几乎没人能适应。


  “他这么努力,好想助他一臂之力,让他拿到冠军。”


  我从那时开始就那么想了。


 


  固执的要命,像个笨蛋一样。


 


  童扬苦笑着,眼眶微红。


  ——我喜欢你啊。


  唇齿间微微的颤动着。


  内心有种冲动,童扬侧身俯下去轻轻地吻了明凯的鼻尖。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绝望与残存的希望糅合成一种扭曲的情感。


  在一种名为欲望的催化剂配合下,童扬爬上床,双腿分开压在明凯身上。


  俯下身子,唇贴了上去。


  太过分了,连唇的微凉的温度都能真实感受到。


  可是无论怎样紧紧将唇包裹住,也无法传递温暖。


  熟悉而又陌生的感受。


  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悄然顺着脸颊滑落。


  晶莹的泪珠受到重力自由落体,本该滴在明凯的脸上。


  可是没有。


  泪水在接触到明凯的肌肤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地往外流,童扬吻着明凯的唇,喉咙里无声地呜咽着。


  他已经有些喘不上气,窒息的感觉闷得心脏快要爆炸了。


  没关系,那只是一种会感觉而已。


  反正也不会死。


  “恩……”明凯眉心一皱,身子微微颤动。


  ——啊。


  童扬慌张地坐起身。


  明凯半眯着眼睛,眼神看向童扬。


  准确的说,应该是看向童扬的方向。


  那一瞬间真的让童扬产生了“明凯看得见我”这样的错觉。


  


 


  童扬,清醒点,他看不见你。


  童扬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心跳。


  才察觉到自己双腿岔开跪坐在明凯的腰上,姿势很微妙。


  “搞什么……”明凯喃喃自语,声音很小,迷迷糊糊中他伸手去碰他自己的脸。


  像是有什么温暖的液体滴到了脸上,明凯胡乱地用手背擦了擦。


  童扬呆呆地看着明凯。


  心脏再次狂跳起来。


  眼泪滴到他的脸上了吗?


  ——明凯,明凯!


  童扬双手按住明凯的肩膀,冲着他大声呼喊。


  明凯的瞳孔突然放大,像是看到了什么露出略微惊讶的神色。


  他的视线明明和童扬对上了,却空洞无比,瞳仁里什么也没有。


  ——明凯!你看得到我吗!我是童扬啊!


  童扬一激动眼泪又流出来了。


  脸靠的很近,但是靠的越近,感觉越生疏。


  童扬能看到明凯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明凯,你一定是感觉到了什么吧?


  能看到我吗?我就在你眼前啊!


  


 


  “妈的……”明凯颤抖着开口了,“谁?谁在?”


  明凯分明是听到房间里有动静,以为是有小偷进来了。


  ——明凯,是我,能看到我吗?


  童扬在明凯眼前挥了辉手。


  扇动了周围的空气。


 


  我/操,为什么还有风?明凯脸上写满了惶恐。


  仿佛被鬼压床了一般,明凯没有坐起身的勇气。


  视线在房间内游离,看了一圈下来也没看到人影。


  但是明凯确实察觉到了什么。


  莫名其妙有液体滴在脸上,脸上有风吹过。


  简直就像是有只无形的鬼存在着。


  


  ——明凯,拜托了……你是不是感觉到我的存在了?


  童扬双手按着明凯的肩膀,大颗大颗的泪珠滴落在明凯的胸口,肩上。


  这回眼泪没有消失。


  一定是感觉到了什么对吧?


  明凯,拜托了。


  看看我。


  


  清冷的月光毫无障碍,直直地射进来,像一把寒冷的利刃。


  桌上的瓶瓶罐罐,书本纸笔也通通被冷光侵蚀。


  在那昏暗的一角,那个礼物盒的卡片上,隐隐约约显示出了模糊的字迹。


  






  明凯咽了口唾沫,眼神不再游离。


  他瞪着童扬的眼睛,眼神中充斥着惊讶。


  但是瞳仁里还是什么都没有,童扬的样子并没有出现在明凯的眼中。


  


  明明靠的那么近,明明视线都对上了。


  


  他妈的,一定是闹鬼了。明凯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干脆微微张开嘴喘息着。


  刚才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滴在身上了。


  为什么会这样……


  心口好难受。


  诶,奇怪。


 


 


  ——明凯?明凯?你怎么了?


  明凯瞪大着眼睛,眼角有透明的东西反射着月光。


  


  为什么……想哭……


  


 


  童扬定神一看才发现,那是眼泪。


  


 


 明凯就这样“看着”童扬,无声地落着泪。


 太奇怪了。


 明明什么都没有啊,为什么心突然好难受。


 为什么会那么想哭?


  










<<




  “科利尔辣舞!早上好!”一大早明凯就在校门口撞见了元气满满的田野。


  “嘘!”明凯凑过来捏了一下田野的脸,“搞事啊你,别喊我这个名字。”


  明凯对这个名字特别敏感,clearlove,他以前非主流时期网恋用过的网名,被毛神实力爆料之后就成了篮球队的一个梗。


  “咋回事啊明凯?看你今天心不在焉的,喏,黑眼圈好明显。”田野指了指明凯的眼袋,又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两下。


  “……”明凯完全没有意识到今天的样子格外憔悴,路过教室的时候在玻璃上看见自己模糊的样貌。


  好像还真是。


  想起昨天晚上撞邪的事,明凯心有余悸。


  “野队,你相信鬼神不?”


  “啥?你不会是……被炫君成功洗脑了吧?”


  “才不是。”两个聊着聊着步伐就慢了下来,明凯一脸严肃地看着田野,“我昨晚貌似被鬼压床了。”


  “什,什么鬼啊?”田野想笑,但是一看明凯的表情又觉得不太对劲,立马收起了笑容,“我觉得吧……这种事情你还是得请教炫君,他比较专业。”


  “……”明凯想起昨晚李炫君给他发的微信。


  炫君还愿意回答这方面的问题吗……


  田野和明凯不在一个班,教室刚好南北楼相对着。


  两人在楼道口分开。








  童扬也跟着上了楼梯,在楼道口愣了两秒,还是往明凯的教室方向走去。


 


  昨天晚上明凯的反应也吓到他了。


  明明什么都没看见却突然流眼泪,还以为是撞邪了。


  或者说,没看见,但是其他感官感觉到了?


  童扬也不敢轻易下定论,毕竟当时喊明凯名字的时候,他没有回应。


  当时明凯立即意识到自己流泪了,匆匆忙忙地用手擦了擦眼角,紧闭双眼。


  童扬放弃了,无奈地从床上下来。


  明凯没过多久就睡沉了。


  来日方长,即使他还是看不到童扬,但是奇怪的反应却又如同黑暗中的灯火,给童扬带去了希望。


  


  新的一天已经来临,“隐身”生活就从跟踪明凯开始吧。




  教室还是熟悉的教室。


  班里的同学也都在,只是少了童扬而已。


  童扬的位置在靠窗一排,但是哪个角落已经没有摆放桌椅了。


  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明凯一进教室门,曾龙就过来和他勾肩搭背,坐在靠门位置的向人杰故意伸脚出来。


  “兄弟?别搞事啊。”明凯绕开了向人杰的腿,走向自己的位置。


  短短的路程和班里一大半同学打了招呼。


  不得不说,明凯的存在感真的很高。


  这或许就是明凯本人的人格魅力吧,到哪里都能交到一群朋友。


  童扬靠着后门框,看着明凯被一帮哥们团团包围。


  头一回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大家,感觉还是有些奇妙的。


  那个时候童扬就在明凯身边,打铃前和同学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原来当旁观者的滋味这么难受啊。


  他们聊得越欢,越反衬出自己的孤独。


  别看了别看了。


  童扬觉得心头堵得慌。


  要上课了,没意思,四处走走算了。


  童扬临走前又看了明凯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打算转身。


  视线刚移开的那一瞬间,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明凯似乎是看向这边了。


  莫名其妙的,两人又“对视”了。


  这回童扬没有多虑,视线随处瞟偶尔视线刚好对上也不能说明什么。


  头也不回,转身离开了。






  “明凯?看什么呢?”曾湛然发现明凯突然间收敛笑容盯着后门在看。


  “……啊,没事。”明凯回过神来,嘴角抽了抽。


  奇怪?刚才好像看到谁站在后门了。


  是错觉吗?总觉得有人一直在看着我们这边,可是一抬头又不见人影。


  曾湛然脸上明显就贴了两个字:“不信”。


  “你的黑眼圈,好重。”曾湛然指了指今天早上田野指过的地方。


  “昨晚没睡好。”明凯无奈地笑了笑。


  曾湛然一脸鄙夷,仍皱着眉头打量着明凯。


  “怎么了嘛?我今天有特别奇怪吗?”


  曾湛然突然间不说话了,缩到李炫君身后,扯了扯他的衣角,两人先离开了。


  没过多久早读铃声响了,赵志铭才依依不舍地把坐在明凯大腿上的屁股抬起来。


  




  说真的这个校园童扬再熟悉不过了,在里面绕圈子简直无聊透顶。


  但是他又不能走太远。


  万一把明凯跟丢了呢?


  不过白天也就只能在学校里待着了,还能去哪?


  童扬也搞不懂自己的心态。


  如今明凯就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他还在期待着奇迹会在明凯身上发生。


  如果连明凯都弄丢了,大概自己也就真成游魂野鬼了吧?


  


  晃了半天,童扬走到了篮球队的活动室。


  本来篮球队学校是没有配活动室的,反正都是在操场,结果硬是被大家联名上书逼着配了个教室。


  这个地方平时很冷清,几乎没人来。


  偶尔中午午休的时候会有人溜到这来打牌打游戏机。




  钥匙只有一把,童扬还“存在”的时候一直是他保管的。


  那么现在呢?


  童扬站在教室门口,一般社团活动室都会有一个门牌,上面会标注社团名字还有负责人的班级,姓名。


  钥匙在童扬手上,所以负责人自然也填上了童扬的名字。


  这回不会还是空的吧?


  




  这次不是了,上面填的是赵志铭的名字。


  所以说,有关我的东西,一部分或许消失了?一部分干脆简单粗暴抹去关于我的痕迹?还有一部分之间篡改成和别人有关?


  童扬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目前看到的这些变化,都在他的接受范围。


  至少现在还没有莫名其妙蹦出来一个他不知道的新角色,也没有疑似女友之类的人物跳出来。


  回想起当初,童扬被队里几个搞事的团团围住,几个人嬉皮笑脸地看着他,然后田野抓住他右手,李炫君抓左手,然后赵志铭将钥匙链就扣在了童扬书包上。


  然后自己就莫名其妙成负责人了。


  这么看来,我不在了,他们肯定是这么搞了赵志铭。童扬想起这些忍俊不禁。


  这时,童扬突然发现门没关紧。


  留了很小的缝隙。


  这个家伙,太大意了吧,虽然里面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童扬记得以前毛神很喜欢偷偷藏台手提什么的在里面,据说里面有很多资源。


  要是被谁翻出来了也不好啊。


  童扬满脑子都是有关这个场景的回忆。


  情不自禁又习惯性地去推门。


  “嘎吱”,门居然发出了声响!


  童扬吓得手一缩。


  什么情况?


  我没看错吧?


  门缝明显变宽了。


  我把门……推动了?童扬的掌心都冒汗了。


  再推一次试试?童扬又用手掌去推门。


  门瞬间就重如大石,没有丝毫动静了。


  ……


  童扬盯着门把手,开始思索。


  不会的,不是巧合,没有起风,门不可能自己动的。


  看来,自己也许并不完全与世隔绝了。


  莫名其妙的,自己也能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


  门缝的宽度足够让童扬侧着身子进入。


  他侧身挤进了活动室。


  


  是的没错。童扬回过身再次确认。


  刚才门缝宽度是不足以让人通过的,那一瞬间,门真的被推动了。


  喜悦的心情瞬间涌上来。


  童扬激动的几乎想要冲着天空大喊。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要做傻事的冲动。


  偶像包袱不是说丢就能丢的。


  




  兴奋了好一会儿,这段时间里,童扬不断地在触摸桌椅,门窗,试图再次尝试让物体移动。


  不过奇迹没有再发生。


  折腾了那么久,童扬的自信心又被消磨殆尽了。


  一种名为“累”的感觉再次袭遍全身。


  童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靠着椅子背,童扬发呆想东西想的出神……






  童扬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所以这个活动室他基本没来过。


  本应该对这个活动室没什么印象的。


  但一切都在某天改变了。


  


  那是期中考前一天下午放学,童扬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东西等着和明凯一起放学回家。


  毛神似乎是从楼上下来了,他找明凯说了两句话。


  “怎么了?”童扬背起书包走到明凯身边。


  “额……童扬要不你今天先回去吧?”明凯一脸尴尬,说话也像没底气一样支支吾吾。


  “毛神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


  “额,这个嘛。他电脑放那了你是知道的,他今天好像要用,钥匙,能先给我吗?”


  “好。”童扬对明凯的话半信半疑,但还是把钥匙给他了。


   “毛神让我在活动室等他下课,明天还要考试呢,你先回去复习吧。”明凯也没等童扬回复,撂下一句话就匆匆离开。




  这样奇怪的举动让童扬不得不怀疑起来。


  他没有直接离校,而是去了活动室。


  


  明凯溜得飞快,童扬倒是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我倒要看看他这是要搞什么名堂。童扬心想。


  


  明凯走得急,门都没关严实。


  他把毛神藏在课桌兜里的手提电脑拿了出来,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开机后把u盘插了上去。


  童扬就站在门外安静地看着。


  明凯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鼠标在操作着什么,看上去像是在拖动文件。


  童扬不近视,但距离毕竟还是有点远。


  于是乎,他悄悄地靠近明凯……




  “卧槽!”童扬一看清屏幕上的内容就发出了惊呼,“你居然!”


  明凯居然在靠背一些看上去像是禁片一样的视频文件。


  “你……吓死我了。”明凯一回头鼠标差点飞出去。


  “你居然帮毛神干着这么肮脏的勾当。”尾音故意升调,童扬饶有趣味地看着屏幕,坐在了明凯身边的椅子上。


  “我去,我冤枉啊,我也是帮毛神的忙而已,资源都不是我的。”明凯一脸惊慌。


  “别装啦!你肯定有悄悄拷一份吧?”童扬挑了挑眉,又凑近了些。




  这个年纪的男生,两人独处一室,还面对着海量毛片资源。


  


  后面的剧情,自然是两人忍不住点开了一部,开始看了起来。


  但是剧情不仅仅只是这些。




  童扬虽然不是没看过这种片子,但作为半个好学生,平日里学习打球占了生活的大部分时间,也没什么闲工夫看。


  “哇……这部尺度好大。”童扬看的脸都红了。


  明凯其实也没看过几部,在童扬面前硬是装成一幅老司机的样子。


  “切……这个不算什么。”


  虽然调了静音,但是两个略显青涩的男生靠的很近,看着不堪入目的画面。


  气氛还是很微妙啊……


  




  童扬记得那时他完全没有注意到片子的画面,他只是木讷地盯着一个点,心跳加快。


  连看片都没办法集中精神。


  这大概能说明他有多喜欢明凯了吧?


  最终两人没能看完全片,原因是明凯实在是太尴尬了忍不住把片子关了。




  不过这段回忆还是给童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和喜欢的人一起看毛片?这大概是很多人都没有过的经历吧?


  


  完全沉浸在回忆里了。


  童扬没有注意到,太阳已经往西落了。


  


  突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童扬的思绪立即被拉了回来。


  进来的人是明凯。


  太奇怪了,这一回难道还是巧合吗?


  明凯从一进门的那一刻,视线就一直紧盯着童扬。


  “童扬?”明凯开口了。




  !?


  童扬怔在原地,想要张嘴说话却开不了口。


  明凯不只是看到了他,还叫出了他的名字。






  夕阳光和着暖风在走廊上吹过。


  门口那块门牌也被点缀了金灿灿的光辉。


  在负责人那一栏后面的姓名处。




  “赵志铭”三个字突然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童扬”两个字。










================================


稍微解释一下




嗯关于童扬消失,那些有关他的东西各种不同的表现,与明凯关系越是密切的东西基本上都存在着,就比如那个礼物。




突破口始终都是明凯,因为明凯是对童扬而言最重要的人,好几次明凯都能察觉到童扬的存在。




另外这个文里的配角也是很神奇的233比如翠花吧233虽然没啥戏份但是他是个很敏感的小男生,能察觉到很多细节,上一章第一个发现被大家落在身后的童扬,还有这一章发现明凯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之类的



评论

热度(56)

  1. Molly歌雪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