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y

【厂荡】再别。

生生所资:

*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TER,圈地自萌。


*谢谢 @与澈花兮 的借梗!


 


One.


 


童扬最近在考虑要不要去看看心理医生。


 


怪事是从一周前开始的。


考试周刚过完,空气里飘着白雪,童扬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提着沉重的行李箱站在地铁口。


手握得发白,他站在一旁歇了会儿,活动着手腕的同时一声“嘶呀”的撞击声穿透耳膜。


童扬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却只看见迅速聚拢在一起的人群。


他一向不喜热闹,只一眼便收回视线,握住行李箱的拉杆走进地铁口。


 


怪异感是从挤上地铁的那一刻滋生的。


明明并不拥挤,身体却像是挂着重物;衣角莫名地翘起,抚平过后又调皮地飞了起来;回到家躺在床上,即使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听见房间里碰撞到家具的声响。


 


刚开始时心里有些胆颤,直到一周过去并没有发生想象中的血腥事件一类的事情,童扬便思忖着去看看医生。


 


“说不定真是自己的幻觉。”


他自言自语着,下一秒却听见一阵陌生好听又带着些许不满的声音响起:


“喂喂,怎么能把我当成是幻觉呢?”


 


童扬瞪大眼睛,捂了捂自己的耳朵,难不成还幻听了?


 


“你好好看看,这么帅气的人会是幻觉吗。”


眼前渐渐出现了模糊的轮廓,然后是缓慢的具象化,最后赫然呈现在童扬眼前的是身着嫩粉色西装外套,下身穿着洁白裤子,表情一脸霸气的陌生男人。


“嘿,童扬,我叫明凯。”


还自来熟地做着自我介绍。


 


最关键的是——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其实我是神明,无所不知的。所以你也可以叫我明大神。”


 


真,骚气十足。


童扬腹诽,偷偷摸摸地跑进别人家里呆了一个星期不说,还害得他以为自己心理出毛病了差点傻兮兮地跑去咨询。


什么神明,神经病还差不多。


 


“请立刻离开我家。”


直接下达逐客令,何况这家伙不请自来,也不算什么客人。


 


“我说,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忍心看我流落街头无家可归啊。”


“为什么会不忍心。”


童扬反问,见明凯杵在原地不动,一脚踹过去。


 


那人丝毫没有躲闪的意图,来不及收回使出去的力道,而让童扬更惊讶的是,他整个人居然穿过了明凯的身体,直挺挺的撞在了墙上。


 


“那什么,我知道我挺帅的,也不带你这么激动的啊!”


“一见着我就春心荡漾啊,要不我叫你荡荡了?”


调侃的话语从身后从来,童扬转过身,正好看见明凯挑着坏笑一脸灿烂的样子。


 


帅个屁。


童扬冷着脸,他当然不会骂出这么没素质的话,不过心头的火气都直接转化成一片片眼神飞刀朝明凯飞去。


明凯莫名打了个哆嗦。


 


“你是鬼魂吧。”


童扬肯定地说道。


 


“这么容易就被看出来了啊。”


“你干嘛在我周围晃悠。”


明凯歪着头,像是在认真思考,最终又摆出不正经的笑脸,“我也不知道,命中注定呗!”


 


鬼个命中注定。


童扬又想飙脏话了,他觉得自己的耐性要被眼前这个人,不对,这只鬼给消磨殆尽了。


 


碰不到明凯,童扬没办法使用暴力将那人赶走。


偏偏这只鬼还一副理所当然得寸进尺的样子。


 


于是童扬选择无视。


 


家里多了个生物,自然也会增加点人气,只是这热闹的氛围多得似乎不是一点半点。


童扬拿着拖把弯着腰勤勤恳恳地打扫卫生,明凯双腿伸直躺在沙发上好不惬意。


童扬认认真真对着电脑做着课程设计,某鬼晃晃悠悠地坐在桌上直愣愣地盯着他。


童扬想放松一会儿打开lol来把排位,耳边又是一连串叽哩咕噜的BB声。


 


“你说够了没。”


童扬板着脸,严肃地看向明凯,这什么鬼设定,人摸不着碰不到,东西倒是一样比一样拿得顺手。


明凯正啃着苹果,被瞪得一噎,捂着脖子满脸痛苦,还不忘委屈地说道:


“荡荡,你平时表情挺温柔可亲的,怎么一见着我就凶巴巴的。”


 


“平时?”


童扬眉头微皱,“除了每天对着你这张脸,还能有什么平时。”


“额……”


明凯望天,好半天才胡乱塞了一句,“就据我观察嘛。”


 


“莫名其妙。”


童扬的注意力回到游戏里。


 


明凯站在他看不见的身后,神色柔和,满眼深情。


 


Two.


 


童扬的假期转眼结束。


他想,如果没有成天跟着自己转悠的明某鬼的话,时间肯定溜得更快。


这么一算,自己竟然已经和一只鬼同居了一个多月了。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童扬收拾好行李,在走到门口的瞬间停住,转身,对着愣在原地的明凯说道:


“反正你也饿不死,给我在家呆着,周末我会回来。”


明凯不干了,“荡荡,就算我不用吃东西,可是尝不到美食,嘴巴会寂寞的!”


“而且……”


低着头一副做错事小孩的模样,明凯朝前蹭了蹭,牵住童扬的衣角,“一周见不到你,会得相思病的。”


 


现在连鬼魂都这么情意绵绵肉麻兮兮了吗。


童扬无奈,想拂掉衣角的那只手,却在手臂穿过去的刹那顿住了。


 


果然还是碰不到的。


 


他又仔细一看,明凯并没有真正地抓住他,只是手停在空中作出牵着他的动作。


 


不嫌累吗。


童扬想这么问,又一想到对方一鬼魂也许没什么感觉,便收回嘴边的话。


他瞟了一眼耷拉着脑袋的某鬼,缓缓开口道:“到学校了别给我捣乱。”


 


明凯作势想抱住童扬,张开的双手在和对方身体相切的地方停住,然后绕着童扬的后背环成了一个圈。


 


童扬没敢动弹,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拥抱。


因为明明是相拥的姿势,却感受不到明凯丝毫的温度。


 


哪怕是冷冰冰的也好,童扬心底某个微弱的声音祈求着。


至少能让他深刻地触碰到。


 


 


出乎童扬的意料,明凯跟着他到学校后意外地听话。


没有在耳边喋喋不休,也没有吵着嚷着要帮他拎箱子,或是上演一出物品离奇悬空的年度大戏。


人都有逆反性格,有些受不了某鬼异常的安静,童扬率先说道:


“今天怎么这么听话?”


 


明凯张望着周围的风景,一听童扬的声音,立马转过头,“不是荡荡你说让我别捣乱吗?”


语气无辜,眼神纯粹。


 


不过童扬还是怀疑这家伙故意卖蠢。


“你……”


“我去周围逛逛。”


不等童扬把话说完,明凯已经溜得连个鬼影也看不见了。


 


童扬磨着牙气哼哼地回到宿舍。


说不上来心头的火气从何而来,他只是莫名觉得,明凯对他不热情的时候,胸口就闷得慌。


 


“童扬,童扬!”


室友田野从上铺跳下来,搭着他的肩膀低声说道:“你听说了吗?”


童扬不明所以,“听说什么?”


 


“上学期考试周结束那天,计算机系有个学长出车祸了!”


田野表情凝重了起来“就在离咱学校最近的那个地铁口附近,据说当场就毙命了。”


 


一个月前巨大的轰鸣声再次撞击在耳边。


童扬的心揪住,发出的声音夹带着自己控制不住的震颤,“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明什么……”


田野挠着下巴半天想不起来。


 


“明凯。”


童扬说完这两个字,却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尽管清楚明凯是魂魄的事实,但在亲耳听到对方的死讯时,童扬的心口还是不可避免地传来一阵一阵的钝痛。


 


那个人的死亡离他那么近。


 


而那个人从这世上消失的那刻起就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知道他叫童扬。


觉得他平时温柔可亲。


死皮赖脸地硬是要住在他家里。


 


自己还真是脑子坏了,童扬想,不然怎么会轻易地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巧合呢。


 


明凯再次回到童扬身边时,童扬正坐在学校北区的大草坪上。


虽说已经立春,不过冷忽忽的寒风还是滋溜滋溜地四处乱窜。


童扬双手抱着胸,像是有些受不住这冷意。


明凯赶紧屁颠屁颠地挡在童扬面前,“荡荡,你瞧你这瘦得,可别吹感冒了!”


 


凉意丝毫没有减弱,童扬抬头望向一身骚粉色的明凯,“你以前在学校也这么穿吗?”


明凯愣住,半天才回过神来试探性地问道,“不好看吗?”


“……”


童扬无语,简直牛头不对马嘴。


 


“为什么是我。”


“什么?”


童扬直视着明凯讶异的眸子,“为什么出现在我身边?”


 


明凯沉默了。


童扬眼睛里的色彩黯淡了下来。


 


“第一次见面我说了啊,是命中注定吧。”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这回明凯是真语塞了,他张了张嘴,喉间却像是被堵住。


半晌,他才憋出了几个字,“你有吗?”


 


童扬笑了笑,目光落在不远处宁静碧绿的湖面上。


“算有吧。”


 


只不过是一只在他身旁晃悠自称明大神的某鬼。


 


Three.


 


童扬觉得自己那天的话虽说称不上直截了当,但应该也没有那么隐晦难懂吧。


不过明某鬼显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成天耷拉着的脑袋和杀气十足的眼神让童扬不得不怀疑这人是不是化身暗凯了。


 


他想着要不要再找个机会说清楚。


 


这样的想法在明凯连续三天都没有出现后逐渐破灭掉。


连带着童扬的心也跟着一点点地下沉。


 


起初他以为那人是和往常一样在学校里瞎晃荡,后来又想着是不是因为误会自己那天说的话心情抑郁然后闹脾气地躲了起来。


直到他走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心里念了几百遍那个人的名字。


可明凯还是没有出现。


 


这让童扬愈发的不安。


 


因为他发现明凯可能随时都会从他的生命里抽离,而他却连对方消弭的踪迹都无处可寻。


 


童扬站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吹着风,碧蓝的天空显得遥不可及。


 


“荡荡。”


 


童扬转头,明凯刚好在他身前。


还是那套骚粉色的西装,嘴角依旧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双手叉在兜里。


不再挂着几天前的黑脸,反而是一脸的风轻云净。


 


“前两天去哪儿了?”


压过心尖上跳动的雀跃,童扬佯装淡然地问道。


明凯嘴边的笑容僵住,微低着头。


 


欢喜被眼前人抗拒的姿态忽地磨灭,童扬的握紧了拳头,手指发白。


明凯飘到天台边缘,仿佛要和周围的景色融为一体。


童扬面无表情地望向明凯,视线始终牢牢的锁住那人,像是生怕他消失不见。


 


倏地,他看着明凯渐渐后退,在那人双脚即将离开石阶时,他的心像是要坠落沉底,他终于是没忍住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明凯!”


 


然后在他看见对方飘在半空中时,他才恍惚地记起:


他是鬼魂,怎么会掉下去呢。


倒是此刻慌张混乱的自己却是显得格外狼狈。


 


明凯的样子很认真,像是终于作出了重大决定一般,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开口:


“其实我……”


 


“够了。”


童扬打断了明凯的话。


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去在意自己的心意是否有传达到对方心里,也许有,但可能被明凯无视了。


他只觉得出离地愤怒。


对他的担心置若罔闻,看着他焦急的样子无动于衷,所以明凯,出现在他面前,到底是为了什么。


 


“刚才那样很好玩吗?”


童扬的表情认真得可怕,明凯说不出一个字来。


“当自己是三岁小孩所以热衷于躲猫猫这种无聊游戏吗?故意作出要掉下去的样子,看到我紧张你担心你是不是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荡荡你听我解释……”


从来没有见过童扬这么生气,明凯冲到童扬跟前,又只能手忙脚乱地胡乱摆动着双手,魂魄在不经意间穿过对方的身体。


 


“明凯。”


童扬叫着他的名字,明凯却觉得这声音冰冷透骨。


“如果你是想上演试探别人内心这种幼稚戏码,那么我承认,这些天我一直在找你,我怕你会消失,怕你一言不发就这样离开。”


“看到你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喜悦是大过了一切的,看着你快要掉下去的瞬间,恨不得冲过去紧紧地牵住你。”


 


明明是传达着深切情意的话语,此刻却是生生地刺痛着内心。


 


童扬的声音越来越轻,他知道自己快要承受不住胸口涌上来的窒息感。


“可是既然你不打算对我坦诚,为什么一开始要来招惹我呢。”


让我动了心,让我变得离不开你。


这句话童扬没有说出口,他选择不去看明凯眼底的悲怆,转身背对着那人,滚烫的液体落在手背上,失望的叹息留在风中。


 


“你先回家吧,最近不用再跟着我了。”


 


Four.


 


也许是真的被童扬生气的样子骇到,自那天起明凯便没再出现过。


童扬甚少有发火的时候,更何况当时还说出了那么多口不择言的话。


心里其实有点后悔的。


只不过覆水难收,现在想再多也无济于事。


 


童扬焉赳赳地趴在桌上,脑子里全是某只嫩粉色的身影晃来晃去。


 


室友的话题突然严肃起来,田野阴测测地说道:“诶诶,你们听说了吗,前几天那个明凯学长所在的宿舍闹鬼了!”


明凯二字像是触动了童扬身体某个开关,他腾地坐起来,抓着田野的胳膊,“怎么回事?”


“扣神你淡定啊!”


田野揉了揉胳膊,“可能是那学长还魂了吧,宿舍的其他人说看见明凯生前特别宝贵的一个盒子飘在半空中,同舍的人吓得大叫一声,估计是把魂魄给惊到了就没能把盒子带走。”


 


童扬想到明凯前几天的失踪,是因为那个盒子吗。


 


室友继续问道:


“你们说,死了后真的会还魂吗?”


“不知道啊。”


田野随意回答着,“要是心中抱着极其强烈的意愿的话,说不定还是可以的。”


 


极其强烈的意愿。


明凯,对你而言,那到底是什么。


 


 


没有听完田野的故事讲坛,童扬在询问了明凯的宿舍后,径直奔了过去。


开门的男生在见到他时愣了下:


“童扬?”


“你认识我?”


 


男生笑道:“必须的,你可是明凯的明恋对象,咱们整个专业都知道。”


说着,又是一阵唏嘘,“不过可惜啊,明凯那天本来是想跟你告白的,结果却……”


没再说下去,童扬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男生递给童扬一个长方形盒子,不大,刚好可以放在手心。


“这东西本来也是明凯要送给你的,现在也算是有了归宿吧。”


 


这就是那人珍贵的东西吗。


童扬双手紧紧攥着那只有巴掌大的盒子,手心渗出了汗,触碰到盒盖的指尖微微发颤。


盒子里躺着一封信和一枚戒指。


 


信封是粉色的,上面写着三个字:


童扬收。


 


很容易就猜到是封情书。


 


童扬拆开信,纸上只有简简单单几行字:


 


嘿,童扬,我叫明凯。


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心就跟着荡漾起来,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荡荡了!


我觉着你特别好看,平时也总是温柔可亲的样子,我呢,长得也不赖,保证可以做个完美的男朋友!


你若是答应了,就把这戒指戴上,这戒指我戴了好几年了,就想着一定得留给媳妇。


你要是不答应,还是先把它戴上吧,我一定会追到你的!


 


熟悉的字句映在眼前,原来明凯出现在他眼前的第一天,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绵绵的告白。


信纸在双手的紧握中发皱,泪水浸得字迹逐渐模糊。


在童扬颤抖着把戒指戴入无名指的那一刻,他终于是再也抑制不住胸口的难过,悲伤跟着眼泪汹涌地溢出。


 


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命中注定的事情。


那个人穿着骚粉色西装出现在他面前,霸气侧漏地赖在他家里,了解他的一切喜好,在乎他的一言一行,还有面对他的质问时为难痛苦的表情。


仅仅是因为,从头到尾,他都一直爱着他。


 


童扬捂着嘴巴,拼命不让自己自己哭出声来。


原来明凯心中极其强烈的意愿,一直都是他。


 


Five.


 


“如果鬼魂停留在人间的愿望实现了会怎么样。”


“会消失吧。”


 


“毕竟,已经没有了遗憾。”


 


童扬跌跌撞撞地跑回家里,一路上提着的心在看到明凯身影的那刻放了下来。


脸上还有没擦干的泪痕,可他也顾不了那么多,走到明凯身边,唤着他的名字:


“明凯。”


 


“荡荡……”


看着童扬通红的双眼,明凯也跟着着急了起来,他伸出手,在即将穿过对方的地方停住。


像是在轻抚童扬的脸庞。


 


“对不起。”


明凯嘶哑着嗓子,温柔的眼眸里弥漫着痛苦,“童扬,对不起。”


他认真地叫出了他的名字,确是格外的动听。


 


“明知自己早晚会有离开的一天,还是自私地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害得你这么难过,这么痛苦,甚至还掉了这么多眼泪,对不起。”


“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想要见你的心情。”


“即使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只是想着要是能亲口跟你说出那句话就好了。”


 


童扬无力地靠着沙发,明凯就在他的面前,细密的话语萦绕在他的耳边,可是他还是触碰不到他。


哪怕是一秒也好,他能奢求的,仅仅只有一个拥抱。


 


“我喜欢你,童扬。”


 


他听到了他的告白,他明明应该欢喜的,可是为什么他的心像是被千万根针刺住,密密麻麻的疼痛布满了周身。


双手努力地揉着逐渐模糊的眼眶,他想要看清明凯,眼前的人却越来越透明。


 


“不要……明凯,求求你,不要消失!”


童扬呐喊着,用尽全身力气扑向了明凯。


 


可他终究,还是没能触碰到他。


 


“抱歉,荡荡。”


“因为怕自己消失再也见不到你,所以迟迟没有说出口,能和你形影不离地相处两个月,真的是以前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明凯的身体几近透明,声音也微乎其微,可是仍旧温柔如水。


“我可以吻你吗,荡荡。”


 


早已泣不成声,童扬只能胡乱地点着头。


他仰面朝着明凯,他看着他的脸庞逐渐放大。


 


他们的唇贴在了一起,即使他们感受不到对方的温度。


即使分毫的差距就会让他们错过彼此。


 


童扬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姿势维持了多久。


他只知道他睁开眼的时候,周围只剩下簌簌的安静。


 


僵硬的身体微微动作,他能听见自己绝望的叹息回荡在令人窒息的空气里:


 


“我喜欢你,明凯。”


 


The End.


——————————————————————————————


今天的厂荡好甜,可是我还是默默地写了刀子(捂脸)。


希望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不要打我~/(ㄒoㄒ)/~~


晚安~

评论

热度(5)

  1. Molly生生所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