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y

【厂荡】小小②

悠凉:

3


明凯常去的那家网吧是他叔叔在管,他退学后被爸妈骂,都是他叔叔给他兜着,还说来他这里,成年了也能接管他的店。童扬偶尔去几次那个网吧,明凯都在,他有点上了瘾的往明凯那里跑。


他爸不怎么在家,他妈又经常去玩,暑假家里只有一个人,去明凯那儿好歹还有个伴。


那天也不怎么热,他又一次在住宅楼下遇见了那个穿着那所高中校服的人,似乎是早已等候多时的样子,见到他的第一面就是露出了自己肿胀的下体对着他走过来:“我上次笔好像没还给你,对不起啊。”


童扬像是被惊动了的兔子般拔腿就跑,那个人想过来抓他的手被他疯狂挣扎着甩开,尖利的指甲划破了他手腕的表皮,一阵一阵地疼。


四周死了一样的无人,明明是太阳高照的大白天,他却像是身处一片黑暗之中,奔跑着,从口中涌入胸膛的空气像是要将他撑炸了般的。


他昏头转向的跑着,撞上了一个影子。


“童扬!怎么回事,跑什么?”那个人被他装了个满怀,在他惊慌间抓住他的肩膀,发出不解的疑问。


童扬回过头,确认什么人都没有追上来,才像松了所有神经般的靠在他身上,平定着呼吸问他:“你今天还待你叔叔那里?”


“是啊,我出来吃个饭都被你撞的得吐出来。”明凯不明就以的回答道。


“我也要去。”


“你不是刚刚才出来说要回家啊。”明凯听着他这么说,更是奇怪地问。


“我不回家。”他抬起头固执地这么说道,语气里满是执拗。


明凯愣了一下,看到他因为奔跑而湿润的刘海下是一双他看不懂的眸子,很明亮,却好像是一汪不见底的水。


“好吧。”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童扬在网吧从天亮待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明凯见他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把他带去里间休息,自己在这里有一个睡觉的地方,有时候不回家都在这儿睡了。


房间不大,不算整洁也不算乱,毕竟只是临时的休息处,难免简陋了一些,明凯找了备用的牙刷和毛巾,让他拿去洗漱。


他不是一个喜欢沉默的人,童扬的安静却不再像是先前那般让他无所适从,毕竟,他会跟他来这里,是在依赖着他。


明凯听着哗哗的水流声,心里莫名觉得安逸。


没有空调,电扇的声音吱呀吱呀的转着,他放下蚊帐,还整理了一下凉席的位置。做好这一切后,童扬擦着脸走了出来,熬了一晚上的夜,鼻尖上还冒起了一颗红色的豆豆,眼下一片乌青,刚洗的头发还湿漉漉地滴着水。


“你换件裤子吧,牛仔裤穿着多难受,还有衣服,全是汗。”明凯翻了一套宽松的短款衣服对他说道。


童扬又回到浴室,窸窸窣窣的换了衣服出来。


背心微微贴合着身躯收敛在腰腹,胸膛偏瘦而勾出了一道微微向内凹进去的线,下面是宽松的短裤,两条细直的腿从宽大的裤脚内伸长出来。


还是个孩子。


身体依旧是纤细的竿子状,明明只小他一岁,但是似乎是同龄男生里发育晚的那种类型,他甚至还没怎么长腋毛,恐怕下面也还没……


明凯不得不止住自己这糟糕的思想。


童扬不说话的样子仿若静谧处幽幽绽放的优昙,神秘而引人探寻。明凯总是怕自己的过分举动会侵犯到他自己的领域,所以他在童扬面前时常是小心翼翼着的。


亮色里的天被窗帘严严实实的遮挡在外界,他坐在床上,看着童扬一脸挣扎的站着不动的样子,一片空白的呆滞着和他对望。


“一起睡?”过了很久,对方才终于打破了这种沉默。


明凯愣了一下,觉得自己被排斥的让他有点沮丧:“那……我去再打会儿游戏好了。”


“没有,”他走过来,把毛巾搭在架子上,“一起吧。”


他靠近来的身体还湿润着,身体靠过来时是沐浴露的清冽的香味,和他身上的沐浴露是同样的味道,弯下腰时隆起的锁骨完美的勾勒出他骨架好看的肩膀,嘴唇淡淡的有些发白,上臂跨过他的身躯去拿枕头时触碰到他,温凉的触感在肌肤上温蕴开来。


他才发现,少年竟然是有些好看的。


不,有些好看的过分了。


明凯对着人家的黑眼圈和一脸菜色傻乎乎的想着,然后躺到了床上,跟猪似得睡死了过去。


4


童扬升入高中后学业重了很多,当然这只是对于作息时间客观来讲。单纯的只是因为他所去的高中学校从高一开始便有晚自习。


童扬中考竟然考的不错,这样一个初三才开始临时抱佛脚的人。最开心的是他妈,童扬还不错的成绩让他妈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男孩儿要放养的理念。


学校不像以前那么近了,晚上回家的时候常常是赶着最后一趟的末班车,第二天又赶着早上的公交车去学校。


  上次之后就再没见过那个人,那些惴惴不安的情绪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渐渐消失,他有时候去找明凯,还会碰见那个自称卷毛的人,他也在网吧,跟着明凯搞些代练的东西。


说实话两人一直都是淡淡的样子,没有多少句话,很多时候明凯觉得是童扬的性格问题,但他貌似以前不是这样子的。


他只能把这种变化归结为……青,春期?


卷毛总喜欢装作深沉的分析一通,装作自己看穿了一切的样子,说道童扬,他总是说,小荡荡长这样,不是被女人缠,就是被男人缠。


这话着实彪悍,把明凯吓得撒了一地的奶茶。这家伙自从上次见童扬的游戏id是这个后就一直这么叫他。明凯不是很适应这个称呼,他还是坚持叫他童扬,兄弟,之类的名字,被卷毛骂这他妈叫欲盖弥彰,他这种才是心里正直的体现。


 


只是童扬忽然有点不太明白自己的人生。


这是在他一个人在夜里奔跑着忽然流下泪来,突然的不解。


那天晚上的晚自习,同他一同在终点站下车的陌生中年男人忽然勾着他的脖子,想把他拖到巷子里去,他疯了一样的挣扎,心里满是绝望和不明白。


他在那个男人的肩膀上咬下一块带着小小肉的皮下来,在对方身上踹了一脚,连被甩在一边的书包都没来的及捡起来,就跑回了家。


明凯与他的狼狈总是很有缘,在他因为找不到钥匙而茫然的站在家门口的时候忽然从楼下上来。


“童扬?”


橙黄的灯泡里,他看到他白色的校服上粘着的尘土,和嘴里的血迹,衣服也有几处撕裂。


童扬仓仓皇皇的转过身,他看不到自己此时的样子,但从他惊愕的表情,和身上的疼,他也能想象出自己的样子是有多么的混乱。


“怎回事?你遇到打劫的了?”


童扬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努力想要笑的样子,“钥匙没了。”


“你先来我家吧。”他拉着他就想往楼上走,却见他站在原地,有些难受的样子:“你爸妈……”


“我爸妈不会说你的啊,这种事情大人会帮忙的。”


“我不想去。”他嘶哑着哀求道,“我不想见人啊。”


他说着,落了滴泪下来,打在地面上。


明凯把他抱在怀里,说不出话来。


那天晚上明凯带他去了那间网吧的小隔间。洗澡时他看到了那些身上的痕迹,差点踹翻了衣架,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咬牙切齿的跟他说。


“以后他妈我拎着棍子来晚上接你,谁敢来废了他丫的。”


“你……会不会觉得我脏。”


“我他妈的喜欢你!!”


“……”


这句话怎么就脱口而出了呢?他明明从来没有对童扬想过这方面的事,为什么就好像是在心底念了千百遍似得,脱口而出了呢,就好像天会下雨,河向东流一样的自然。他说出口后才发现,自己并不后悔这句话。


说出这句话后两人都沉浸在一中焦灼着的沉默氛围里,明凯理了理情绪,才又一次的开口,慎重地又说了一遍。


“我他妈的喜欢你。”带着视死如归的语气。


“你冲谁告白呢?”


“童扬啊,躺在我身边的人。”


“不认识,不太熟。”


“就那个很帅很俊很好看,声音低沉好听的人。”


“这么肤浅,一看就不是真的喜欢。”


“我怎么就肤浅了,靠,说不过你。”


童扬小小地扬起嘴角,得意的说。


“肯定啊。”


-TBC-

评论

热度(25)

  1. Molly悠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