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y

小小

悠凉:

*厂荡only……吧



1
初二夏天,天还不算是热到无法忍受,那天是因为什么假期的原因已经记不清了,正是大中午,阳光从头顶高照下来投下的影子是一个落在脚底的小小的椭圆。童扬没有把书包背在背上,而是拎在手里晃啊晃啊的。
那天夏日的午后他自己一个人回家,似乎是没有风,也没有什么行人。
他穿着短袖的校服,衬衫的扣子按照校规规规矩矩的扣在了第二颗扣子的地方,一派普通学生的模样。
他慢悠悠地往回家的路上走,拐入那片熟悉的住宅区。
身后传来自行车的声音,他听得动静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高个子的男生正在把车停在一幢住宅楼下,头发短短的,穿着高中的校服。
童扬只是看了一眼,又继续甩着他的书包背带,一晃一晃地慢悠悠地迈着步子。
啊,同路。
男生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的大脑遇见的反馈给了他这样的信息。
没有风的那个午后,他路有过住宅楼下第一层的仓库室的过道,向楼梯走去。墙壁上是随便无聊的人在上面胡乱刻画写字的痕迹,还有一块块印章的小广告,歪歪斜斜地在白色粉刷的墙上留下各种各样的色彩。
他听到有人在下面的过道里对他说:“哎,那个同学,你有没有笔?借我一下好吗,我很快还你。”
他刚上了半层的楼梯,闻声向下看去,没有阳光的过道里,那个高中生站在楼下,冲他问道。
他哦了一声说有,一边走下楼梯去一边翻开自己的书包,掏出笔来。
那是今天据说一位女生送给他的,没有署名,只留了一封信和一支笔。他平日里懒懒散散地哪有什么细致的心,就这么把人家那支外壳好看的笔递了过去。
那个男生没有接他递过来笔,而是直接把他手腕拉住,拉近自己的下半身,冲他说道:“帮个忙,碰一下这里。”
他被人握住手腕,一脸错愕的顺着他拉近的方向向下看去。男生穿着的校裤微微向下,露出一根肿起来的东西,紫红紫红的,像是受伤了的样子。
他第一反应是对方涂了紫药水,受了伤。可是要他碰一下干嘛啊?
大脑只是这样思考着卡顿住了,毫无反抗的手在有些力度的掰扯之下碰上了他裸露出来的部分。
触碰到那里有些温热的地方,他吓得缩了手,目光还停留在那个物体之上惊讶得移不开视线,童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他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是那一刹那的愣神,男生握住他的肩膀,把他向仓库室的过道拐角处推过去,扑倒在地上。
他的头磕在水泥地上,撞得他生疼,额头上很快起了一层薄汗。
那个人的利索的扒下了他的裤子,还未经发育的有些纤瘦的身体暴露在有些阴暗的过道环境里,上半身的扣子也被撕的掉了,在地上崩落滚动着不见了。童扬害怕地想着扣子要是全不见了的话自己下周得穿什么衣服上学,下一秒下身锥心般的疼痛疼得他几乎要死过去。
他想大声惨叫,却在开口的一瞬间被人死死地卡住了牙口,里面的口腔被捏的破了皮,他尝得满喉腥甜。下身被人狠狠地抵着,像是有一把刀子在他的后面搅动。
他呜呜挣扎着,却抵不过比他大了好几岁的人的力气。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人了,童扬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死了,而下身的疼痛却提醒着他,他还躺在僵硬的水泥地上。少有人来的一楼的仓库过道,呼吸间都是灰尘的味道。
他忍着疼去找那些散落的扣子,把它们捏在手心里,一瘸一瘸地往上走。
所幸家里没人,他松了一口气,头晕眼花地倒在自己的床上。
后面的伤变得严重起来,疼了他一晚上,他半夜起来觉得受不了了。去翻箱倒柜的找有没有什么药。最后翻到了一管痔疮膏,龇牙咧嘴的涂上,第二天倒是轻松了不少。
他没有谁说起过这件事,那个穿着和明凯同一间学校校服的人,他不知道是什么人,为什么……强奸他。
周一下楼时竟然能碰上从来不按时上学的明凯,他家在他楼上的楼上。以前倒是经常一起玩来着,后来他经常跟着自己的同学去网吧,一去就是很多天的消失,两人很少再有来往过了。
明凯只大他一岁,但是早了一年上学,所以大他两级。他在上初二的时候,明凯升上了高中。
明凯下楼的时候撞上开门的他,两人打了个照面,明凯咬着嘴里的甜牛奶的吸管,冲他招呼:“怎么扣子线都是黑色的,你自己缝的哦。”他抬手想拍拍他的肩,却被童扬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明凯挥了个空,眼睛里闪过一丝错愕,只好收回去,手掌尴尬地在裤兜旁边摸了摸,不知道说啥。
童扬瞥了他一眼,看到那个墨蓝色地高校校徽,没说话。
明凯不是能忍受尴尬的人,借口有事,飞也似得先行离开了。

似乎是有什么不一样了,似乎一切都变了。
走过无数次的回家的路,和同学一起打球时的肢体触碰,厕所里的玩笑话,那些小小的,似滴水般的平淡生活在他眼里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同。似乎被打上了滤镜,他带着远视眼镜,觉得万物都在离他而去。
2
那年暑假明凯因为逃课太多被退学,他乐的轻松更方便的去网吧,那次小小的尴尬明凯并没有多么的放在心上,他还带着童扬去了他常去的那家网吧。
童扬有听说过明凯在搞什么代练的事情。他玩过那些他拿来生钱的游戏,不过倒是没有多玩过,家里的小破电脑里不能承载太多东西,还经常掉线,他玩的也不爽。
童扬是第一次去网吧,明凯熟练的开了两台机子,把他带到昏暗的室内,走过烟雾缭绕的区域,还有乱七八糟坐着的人群。他跟着明凯走着,不小心瞄到一个满头油腻的男人的电脑画面,正在播放的两个男女交缠画面吓得他转过头去。
“还玩吗?你好像不是很适应这里。”他看到他的皱眉,挨着他小声说。
童扬摇了摇头,让他不要小瞧他。
他坐下来,跟着他去打开游戏,刚打开lol的游戏,听见明凯冲他说:“别啊,帮我刷个本先,先开魔兽,上大号。”
童扬只好去开魔兽,刚上线,想找明凯的号发送组队邀请,却发现那个叫做“诺言”的id还是灰色的,他惊讶的转过头去:“你开小号啊?”
“没,别人的号,你懂的。”
童扬看了对方的id“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嘟囔了一句“你得请我吃东西啊。”然后去找他那个游戏人物现在在的地方。
刷到一半他正在前面抗boss抗得一头包,忽然听到有人问他身边的人道:“哎明凯,你弟弟?”
“弟nm”,他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没有,邻居。”明凯忙着施法,说的话是能短则短,童扬瞄了一眼,一样瘦高的个子,穿了一件常服,他有些害怕的抬头去看。
不是,他带了一副眼镜,头发乱糟糟的有些长,在他的审视下微微一笑:“我姓冯,叫我卷毛就好了,小帅哥。”
那个跟明凯同级的男生只是打了个照面,很快就走了。

回去的时候明凯只请他了一杯奶茶,被他抗议嫌弃,然而抗议无效,明凯只是一个眼神扫过去:“爱喝喝不喝拉倒。”
那会儿是下午了,热了一天的街区开始慢慢消散着热气,下午的风很是让人舒服,明凯试了试勾住他肩膀,没有被躲开,他满意的勾起嘴角:“你他妈的是不是又长高了。”
“是啊。”嘚瑟的语气,立刻挨了一拳。

走近他们的那一幢住宅楼,楼下有两个女生现在那里,是童扬学校的,不是一个班级的,他也只是觉得眼熟。
两个女生挽着手,梳着直刘海的短发女生冲他喊了一声:“童扬,我们家林语有事找你。”
明凯自觉的走了,说了声我先上去了就离开了,童扬撇了一眼楼梯口旁边通往仓库室的过道,里面深深的看不清楚,他问道:“什么事?”
“信……你看了没有,我没有写名字。”女生这样小声地和他说。
他面无表情地想了一会儿,记了起来,连同那只被别人拿走了的笔,一同的想了起来。
他觉得不舒服,想离开,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反问道:“是你送的?”
“嗯……我想知道你的回应。”女生开始有些羞怯,后来便渐渐大胆了起来,“对于我喜欢你的事。”
“谢谢。”他说了这一句,然后找了借口脱身,“我朋友还在等我,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两个女生傻眼,被他撂在楼下。

一上来就看到明凯在二楼的楼梯上坐着,冲他笑,“讲完啦。”
他点点头。
“你不会没理吧?长的还行啊。”
“谈什么恋爱,好好打游戏。”
明凯被这句话逗得丝丝丝地直笑,“你很有想法啊少年。”
童扬不理他,径直往楼上走去。

-TBC-

评论(4)

热度(15)

  1. Molly悠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