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y

想好名字再改标题

没有梦想的AeiRoO:

一个厂荡。


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对于民国的历史不熟所以时间点掐的不准,不要太在意细节。


 


脑洞源于《张三的歌》还有鲁迅先生的《药》。


 


请勿上升真人


 


注:有一些比较重口的部分。接受不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明凯和童扬一起开了一个小茶馆。明凯的口才不错,性格开朗善于交际,童扬的样貌干净清秀,两个人的茶馆生意不错。


童扬最近经常咳嗽,一开始两人也没当回事,毕竟那个年代有个头痛脑热的也很正常。


童扬咳了一个多月也不见好,整日都觉得有些乏力,打不起精神昏昏欲睡的,尤其是午饭之后,感觉整个人身体都烫烫的,只想睡觉。


明凯找了个郎中给童扬看病,郎中说只是一般的感冒,本来身子有些弱,再加上拖得有些久,寒邪侵体,吃两副药就没事了。


郎中私下里告诉明凯,童扬的病是肺痨。


肺痨在当时相当于是绝症了,得了的人就只能慢慢的被消磨到死。


(废话一句:身体又不舒服还是要及时去医院。肺结核现在是可以治好的。但是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发达,加上意识到落后,在那个年代死于肺结核的人很多。不仅仅是在中国,全世界范围内死于肺结核的人都非常多。对于那个年代的人来说是很可怕的一种病)


“肺...肺痨”明凯听到这两个字有些慌了,“有什么办法么,他才20岁,还那么年轻。人生正好的时候啊”明凯把声音压低了些,怕屋子里的童扬听到。


“只能静养了。办法倒是有,只是......”那个郎中没有继续往下说


“你说啊,只要他能好起来,什么方法都可以”


那个郎中轻轻的伏在明凯的耳边说了四个字“人血馒头”


明凯惊愕的看着他,郎中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走了。


人血馒头,去哪里找着人血馒头呢。


 


明凯的人脉广,再加上茶馆这种地方人多嘴杂。在别人的牵线搭桥下明凯认识了一个刽子手,刽子手告诉他一个时间让他准备好几块大洋去拿货。


这个清晨,明凯很早就醒了,一个人坐在茶馆门口的门槛上剥着花生,地上一地的花生壳。


天还蒙蒙亮,朦胧间一个人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蓝布包袱,那个蓝布脏的发黑,表面油亮亮的。那人把包袱递给明凯,明凯从口袋里掏出了3块银元给了他。


“祝明老板今后生意兴隆啊”那人脸上的横肉抖了抖,挤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有空 常来喝茶啊。”


明凯拿着包袱进了后厨。


 


童扬醒的比平日里早一些。


“好香啊,今天吃什么”童扬揉着朦胧的睡眼来到厨房。他看到盘子里放着的一个跟炭差不多黑的不明物体。“你怎么连炭都吃上了,我们还没穷到这个地步吧”


“不是啊,这个是馒头,我最新研发的新产品,来来来,快来尝一下,很好吃的”明凯把童扬按到一张凳子上,把盘子端到他的面前,一脸真诚的看着他。


“不,我怕死”


“啊,没事的,真的很好吃,你尝一口吧”


“好吃你自己怎么不吃,我不吃”


“我吃了啊,我吃过很好吃所以才叫你吃的啊”明凯一边哄着童扬,拿出他多年来的推销技能,拼了命的告诉童扬这个馒头有多好吃。


童扬半信半疑的从盘子里把像碳一样的馒头拿了起来,一点点的掰着馒头放进嘴里。


馒头没有全熟,里面红白混杂着。


“里面是什么啊”童扬拿着馒头的手伸到明凯面前。


“啊,豆腐乳,对,豆腐乳,加一点豆腐乳好吃嘛”明凯自己心里捏了把冷汗,还好自己反应够快的。


“豆腐乳?你家豆腐乳是塞在馒头里面的啊。明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童扬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明凯,好像能看穿人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一般。童扬觉得胃里一阵恶心,有什么东西涌动喉咙上来一样,他捂着嘴巴干呕了两下。


“荡荡,荡荡你怎么了”明凯抚着他的背


“没事,没事,就是有些想吐,嘴里一股腥味觉得很恶心”


“没事没事,喝口水喝口水,忍一下就好了,喝口水就没事了啊”明凯拿来一杯茶,又帮他抚了抚背。


“这个不吃可以么”童扬指了指剩下的馒头。


“你不想吃就不吃了,等你想吃的时候再吃”


童扬轻轻地嗯了一声。


“中午想吃啥啊”明凯用手撑着下巴认真的看着他。


“都可以啊”


“再去睡一会吧”明凯摸了摸童扬的头发帮他整理好。


“嗯”


 


明凯的心里很开心,收拾着茶馆的生意,心里想着童扬的身体马上就能够好起来。现在小茶馆的生意也还算可以,虽然过不了大富大贵的日子,但是认认真真的干还是能赞下来一笔钱,到时候就开一个饭店,可以吃很多好吃的。


一想到这里,明凯的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跟着呵呵呵的傻笑。店里的客人一脸不解的看着他“明老板是发了大财啊,什么事这么开心”


“没事啊,没事”明凯开心的笑着。


“最近没怎么看到童老板啊”一个跟童扬关系不错的客人问道


“他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很少出来,基本在后面休息”


“童老板身体没事吧”


“没事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


 


童扬的咳嗽渐渐地少了些,疲乏的症状也好了不少。两人小茶馆的生意依旧红火。


一天晚上,童扬手拿着白天从街上拿回来的广告单放到明凯面前,“明凯,我们买辆自行车吧”


“买他干啥”明凯心里盘算着开小饭店呢,不想把钱花在不必要的开销上。


“到时候你可以骑车带我,我们一起去郊游啊,我带你也可以啊”


“你会骑吗”


“我可以学啊,你教我啊”


“我们不如买辆小轿车吧,街上跑的那种四个轮子的”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不用很久啊,你看我们现在一个月能入账......”明凯口若悬河的给童扬画着大饼。


童扬就趴在明凯的身上安安静静的听着,跟着在一旁嘿嘿嘿的傻笑,最后太困了,趴在他的身上睡着了。


明凯看着身边人的安静睡相,嘴角还挂着甜美的笑。他把童扬抱到了床上,关了灯睡觉了。


 


好景不长,战乱的爆发,动荡不安的局势,两个人不得不盘了他们的小茶馆到别的地方去逃难。童扬的身体禁不住折磨,旧病复发。


刚开始的时候童扬很能跟着明凯一起做一些活计糊口,可是这日子越过越难,身子一天比一天虚弱。只能做一些轻微的体力劳动。每天就留在家里料理家务。明凯每天都早出晚归,为了挣两个人的口粮,为了能让两个人的日子过得舒服一些。


一次,童扬咳嗽的时候觉得嘴巴里一股血腥味儿,发现手帕上存这些星星点点的血迹(这个真的不是鬼扯或者狗血啊什么的,肺结核的呼吸道症状真的有咯血),他慌乱地把手绢丢到一边。恐惧涌上心头,眼睛有些湿润了。


夜里,童扬对明凯说“我们买辆自行车吧”


“我们连饭都要吃不起了还买什么自行车”明凯有些不耐烦。


“买一辆吧”


“以后再说吧,好累,先睡觉吧”明凯转身不耐烦的关了灯。


 


童扬的身体越来越差,瘦的只剩下一副骨头,每日只能躺在床上,吃不下饭,后来连粥都喝不下了。


“明凯,我们买辆自行车吧,你带着我,我们出去玩”


“好好好,只要你能好起来,我天天带你出去玩”


明凯买了辆自行车,一有空就就骑着车带着童扬去郊外玩。


战争刚刚结束,眼前的都是一片片的废墟。


两人越是往郊外走,风景啥的就越好,没有城市的痕迹,没有战争留下的疮疤。碰到风景好的地方两个人就一起下车走走,或者坐在地上吹吹风。


明凯也会教童扬骑自行车,就在他们住的那个巷子里。


童扬倒是奇迹般的圆润了些,也渐渐的能吃一些东西。


 


一天夜里,风雨风雨很大,电闪雷鸣。


第二天的阳光很好,天空十分的干净清澈。


巷子里铺着青石板的小路上有些凹凸不平,雨蓄在低洼的地方成了一个个小水坳。小孩子们就围在一起踩着小水洼玩。


 


很多年以后,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杵着一根拐杖,迈着颤颤巍巍的步子来到一个杂草丛生的坟前。


“好久没来看你了,这辈子是我骑车带你,等到了那边,要换你骑车带我啊”


 


关于人血馒头的部分:这个是鲁迅先生写在他的小说集《呐喊》《药》里面的,这个故事我当初没有看的太明白,但是对于肺痨和人血馒头的印象比较深刻。再加之《张三的歌》就写出来了一个这样的故事。人血馒头是有些仿着鲁迅先生的那篇小说写的,但是也不能算是抄袭吧。。。如果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麻烦告知一声。


 

评论

热度(13)

  1. Molly想看着你这样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