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y

【厂荡】七月半贺文(?)

马住自己看

与澈花兮:

七月半贺文(?)


助教荡X鬼魂凯
小学生文笔x3
厂荡糖x3
私设多x3
请勿上升真人x3
架空*3
————————————————————————


你看不见它,但是你不能说它不存在。


阳光明媚,老旧院子里高高的梧桐树外地上留下大片阴影,树叶被风吹得哗哗作响,几栋红色砖头盖起来的六层小楼上爬着不浓密的爬墙虎。


墨绿的颜色,在这阳光下生生透着一丝凉意。老房子木质的窗框偶尔摇晃,发出嘎吱嘎吱的细微声响,密集凌乱的脚步声在此时显得格外刺耳。


楼梯间里的人行色匆匆,脸上是病态的苍白和惊慌。


他们手里拿着大包小包,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闷着头快步走向楼口。


来回几次,等到终于装车完毕,一家三口人上车后,男人发动汽车,毫不犹豫的绝尘而去。


他们没有回头,所以谁都没有看见,四楼窗台上的花盆突然落下,陶土花盆碎裂的声音伴随着窗户猛然关紧的声音响起。


院子和楼是几十年前,为了附近工厂工人居住才盖起来的,前几年工厂搬迁,房子就空了下来,后来又被私人买下来,当做了出租房使用。


老房子总是被人忌讳的,这个院子里的也不例外。


或许是因为破旧的原因,房子里居住的人不多,大部分是在附近工作或者念书的。


这里虽然房客不多,但是“特殊”的住户,却有不少。


住在五楼十四号的明凯就是那些“特殊”住户中的一个。


明凯不是这里的原住民,他作为游魂已经很久了,十几年以前他才来到这个全是“伙伴”的院子。


尽管他来了这么久,可是他只有过一个室友,这大概是因为门牌号不那么吉利的原因吧。


这个院子看上去宁静安稳,很适合养老的样子,可是明凯知道,这个院子有很多凶恶的“伙伴”,他们肆无忌惮暴虐成性。


比如说前天晚上四楼死掉的小男孩,将他的舍友折磨得浑身皮开肉绽,把舍友上身弄成十字,左手到右手是从后背被木棒穿过皮肉固定住的。


再比如说上个星期,隔壁的老师把新来的房客眼皮割掉,嘴巴撕到耳朵又缝上,脸上被涂得雪白,脸颊上抹了两团鲜红的胭脂,警察来现场的时候也被吓得不轻。


明凯觉得这样很没意思,嗯……可能是以前做多了?


明凯身上戾气很重,只是如今的他已经懂得如何控制和压制自己。


嗯,这样说起来,自己的这个舍友也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呢。


他叫童扬,是大学里的助教,毕业以后应该也会选择留在学校,他在这里住了快半年了,却没什么事。


这还要感谢童扬有个特殊爱好——喜欢放柚子叶泡澡。


说实话,如今的鬼魂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忌讳,世界上能够驱逐魂魄的人越来越少,可是只有鬼魂自己知道,柚子叶简直是他们最讨厌的东西,没有之一。


明凯不怕,因为他可以隔绝柚子叶那可以熏死人的味道。没几个鬼有他这样的能力。


可是,即使童扬有这样一个误打误撞的好习惯……大概也住不了多久了吧。


柚子叶虽然可以逼退鬼魂,但是却不能驱散鬼。打个比方,是人看到屎都会绕着走,柚子叶之于鬼,就像屎之于人类。


虽然会躲避,但是踩一脚却也毫无大碍。


这样想着,明凯露出失落的表情,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室友啊。


童扬长得清秀,一张笑唇让人很有好感,眼睛是狭长的桃花眼,不显柔媚,微微眯起时,凌厉得让人胆寒。


如果自己是人的话,一定会追他的。


这个是和童扬相处了一个月后,明凯脑海中突然浮现的想法。


只可惜……


——


时间过得很快,院子里越来越多的恶鬼开始对童扬虎视眈眈,明凯也开始天天皱着眉头,在房间里飘来飘去。


第一次出事,是在七月半的前一天,那天晚上童扬已经陷入沉睡,躲在柜子里的明凯突然感觉到异样。


梧桐树的影子在窗帘上张牙舞爪,浴室里传来吱吱的声音,流水声随后而来。


童扬躺在床上动了动,像是快要醒来,明凯隔离了他的耳朵,飘到床边坐下。


流水声开始变成指甲抓挠黑板的声音,尖锐得刺耳,明凯看到一个小身影慢慢靠近卧室。


是……四楼的小孩。


头诡异的耷拉着,一根筷子从左下颚穿透到右脸,眼睛突出,胳膊上插满了针,左手手臂骨头刺穿皮肤,狰狞的露在外面。


小孩看到明凯,咧开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他瞬间就飘到童扬床前,伸出手想要抠童扬的眼睛。


这个举动激怒了明凯,明凯低吼一声,周身煞气冲天,他以为这样就能吓退小男孩,没想到小男孩嘶吼着扑向童扬。


明凯心下一紧,想也没想就挡在了童扬身前,脸上被抓出一道血痕,盛怒之下,明凯挥手一拳,骇人的煞气喷薄而出,小男孩哀鸣一声,散去身形,逃跑了。


平静下来以后,明凯摸着脸上的伤口无奈的叹气,虽然他是鬼,已经死的透透的,但是这些同族留下的伤口要每天的“死亡时间”才能复原。


“死亡时间”,就是鬼生前死亡的时间。也就是说,不管受多重的伤,或者死前伤口复原得多好,“死亡时间”一到,全部都会回到死的那一刻的状态。


——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终于再没有鬼来骚扰童扬,明凯身上曾有的大大小小的伤口,也没留下任何痕迹。


平静下来的某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明凯听到童扬起床,就慢慢悠悠的从衣柜里飘出来坐在吃早餐的童扬对面。


明凯支着下巴定定的盯着童扬看,看着看着,突然就把手伸向童扬的脸。


其实是什么也摸不到的,其实他的手是会穿过童扬的脸的。


可是就在他的手触碰到童扬脸的时候,童扬停下了所有动作,抬起头,目光直直对上了明凯的。


是明凯觉得。那一刻,他觉得童扬和自己对视了,他觉得童扬看到自己了,他觉得,童扬,看到自己了。


真的。


只可惜下一秒,童扬挠挠脸又开始吃早饭。


直到童扬离开房子,明凯都还是愣愣的,第一次,他第一次这样迫切的想要触摸一个人,不是伤害的那种。


第一次想着,如果童扬能看到他就好了。


几乎是立刻,明凯就下定了决心。


——


这两天童扬情绪有些低落,每天上课都心不在焉,学生的资料甚至弄错了好几次,导师都建议他请假休息。


今天也不在啊,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


童扬回到家,立刻就走到柜子前,看到里面除了几件衣服什么都没有,心情更加不好。


他小时候出过意外事故,医生抢救了很久才救活他,在重症监护室住了近一个月才脱离各种仪器。


从他醒过来以后,他就变得与众不同,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所以,其实他一来到这个房子,他就看到了明凯。


一个虽然有点胖,但是意外很有气势的鬼。


童扬什么都知道。


他知道自己刚来的时候,明凯会坐在窗边恐吓靠近的恶鬼。


他知道晚上下雨,明凯会出来轻轻帮他关上窗子。


他知道有时晚上衣柜会发出奇怪声音是因为明凯在揍那些恶作剧的小鬼。


……他也知道,前段时间明凯身上的伤是为了保护自己。


所以,他也知道明凯……伸手想碰自己的脸。


很好笑吧?自己居然对一只鬼,动心了?


当时自己控制不住的心里的惊讶,冒失的抬头看着明凯……


现在好了,明凯走了。当时,应该控制住的。


想到这里,童扬又自嘲的呲笑出声。


“他没杀了你……你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是啊,没有鬼能忍受有可以看到自己的人活下来,至少他知道的鬼知道人能看到自己的例子,都是像猫逗弄老鼠那样,将人活生生吓死,或者……折磨致死。


——


事情总是来的让人措手不及,这天中午,童扬正在午睡,敲门声突然想起。


童扬很疑惑,这个院子本来人就很少,会来找自己的……?


门一开就被猛的抱住了,没睡醒的童扬本来就迷迷糊糊的脑子更加转不过来弯了。


来人放开童扬,拘谨的挠挠头,不好意思的清清嗓子。


“咳咳,你好童扬,我是明凯,初次见面,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end


——————————————————————


很久以后,明凯知道原来童扬一直都能看到自己的时候,突然就觉得世界充满恶意。


一直能看到自己,这个一直,包括自己红着脸看他洗澡的时候吗?


等等!不是这个意思!会跟去浴室,只是因为浴室阴气重,镜子也很危险的原因啊!


——————————————————————


祝大家鬼……哈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啦,鬼节贺文也能发糖我也是不容易耶!啦啦啦~关于文笔……你们都懂的啊,咳咳……这两天没更新嘿嘿,谢谢各位小天使给我的小红心,私信和评论嘿嘿~爱你们呦!我以后也会加油的!比❤❤❤

评论

热度(72)

  1. Molly与澈花兮 转载了此文字
    马住自己看